合川新闻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托起“生命方舟”的最美逆行者

托起“生命方舟”的最美逆行者 作者 / 奕思谐

  托起“生命方舟”的最美逆行者  ——记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青年维保队

  穿上厚重的防护服、最长将近20个小时奋战在火神山医院最危险的病房一线,他们不是白衣天使,却同样战斗在病毒风暴的中心,他们虽不能直接救死扶伤,却为托起“生命方舟”前赴后继。

  --------------

  穿上厚重的防护服、最长将近20个小时奋战在火神山医院最危险的病房一线,他们不是白衣天使,却同样战斗在病毒风暴的中心,他们虽不能直接救死扶伤,却为稳稳托起“生命方舟”前赴后继,他们是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维保队员,同广大医护人员一样,是亿万人民心目中的“最美逆行者”。

  “双山”医院自交付以来,已陆续收治2000余名新冠肺炎患者,超过1000名患者治愈出院,这背后有160余名维保队员的英勇无畏、牺牲奉献。

  为了战“疫”,放下对亲人的牵挂

  从火神山转战雷神山,向文秘在“双山”战场工作了几十天。

  大年初三从老家重庆前往火神山医院支援的途中,他接到父亲的电话,得知久病在床的祖母不幸离世。但失去亲人的悲痛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效率,在二十多天的工期中,他在自己的“责任田”里解决各项技术问题,保障医院的施工进度。

  雷神山医院成功交付后,向文秘又主动申请留下来负责驻场维保工作,他说:“我对现场的情况了如指掌,我必须留下来,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作为维保队的一员,他每天的工作时间超过14个小时,每天进入医院病区至少3次。2月25日晚上11点,维保队收到将外台阶改为坡道的通知,为了方便病人的转运,向文秘穿上防护服火速进入病区,通宵作业完成改修。“患者的病痛和医务工作者的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,我们维保队能做的就是尽力保障这座‘生命方舟’平稳运行。”

  为了支援战“疫”,他们放下对亲人的牵挂。

  1月30日晚上,已经在火神山一线忙碌了五个日夜的陈金鹏接到6岁女儿的电话,女儿说:“爸爸快回来吧,妈妈发高烧,下不了床。”陈金鹏一边柔声让女儿等一小会儿,一边在现场交代工作,电话再打过去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。

  万幸的是,两天后妻子王士芮的烧退了。

  2月2日医院交付,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一大批将士支援雷神山医院,一时间火神山医院2号楼急缺维保负责人,原本可以回家看望妻女的陈金鹏站了出来:“2号楼的维保组,我去吧。”

  和一线医护人员一样,陈金鹏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奔波在医院的病房和外围,检查管道,维修灯具、洁具,让医护人员和患者没有后顾之忧,保证医院的正常运转。

  17天里,陈金鹏与家里鲜有通信,当女儿们闹着要爸爸而哭泣的时候,王士芮对两个女儿说:“爸爸不能当逃兵,等爸爸忙完了,我们就一起去接爸爸回家。”

  “刚来的时候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,还通宵过两晚。”徐寅说,“我年轻,吃点苦应该的,工人们更辛苦。”2月7日一早,徐寅得知雷神山医院需要后勤人员,第一时间报名前往。作为后勤保障组的一员,他主要负责40余名保安的抽调协调、100多名管理人员和工人的住宿安排,以及生活物资的分发。

  虽然每天的休息时间不足4个小时,但在现场他总是干劲十足,物资到了帮忙搬运分发,定时给工友测量体温,到了夜里给工友送饺子和姜汤。他的父亲在老家的米厂上班,年迈的父亲每天通宵值夜班生产,保障当地的大米供应。徐寅说:“我和父亲虽然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岗位,但我们的心愿都是希望能为抗击疫情做点什么。”

  说不害怕是假的,但职责岗位在这里

  2月4日晚,维保队收到检测维护病区热水器的通知。当天正是火神山医院首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入住的日子,热水供应十分重要。热水器所在的茶水间位于医院的“红区”,就是俗称的污染区。

  “我有多年的调试经验,我去吧。”维保队的王野第一个站出来。半夜两点,他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,小心地穿戴好防护服去病区检修。

  “从培训到穿防护服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,护士长反复强调注意事项,说不紧张、不害怕那是骗人的,不过一干起活儿来,我就顾不上害怕了。”王野逐一检测、调试电源……工作完毕,他在护士的帮助下脱掉防护服,冲了一个热水澡,通过一个个关口,安全返回。有了王野这些第一批走进“红区”的带头人,大家陆续打消了顾虑,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病区的维保工作中。

  看着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进驻所负责的工区,梅文俊心里终于长舒一口气。“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远道而来支援武汉人民,一定要竭尽全力为他们提供尽可能好的医疗条件。”在雷神山医院建设初期,施工人员短时间内大量聚集,住宿一度紧张,为了给同事更好的休息环境,梅文俊休息的时候只能窝在自己的小车里,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。

  雷神山医院不断收治病人,也陆续有患者治愈出院,医者仁心,筑者亦然。梅文俊作为医院的“守夜人”坚守在现场,每次有维保任务都需要做好全面防护,一进去就憋在防护服里几个小时。“现在进医院传染风险大,说不害怕是假的,但是职责岗位在这里,更何况还有医护人员冲在前面,再困难也得有人上才行。”

  他们的工作热情,让病区里的患者也深受感动,维保队员冯建堂对此深有感触。

  有一次去维修管道,一进病房,冯建堂和维修工人就看到了一名情绪低落的患者,躺在床上背对医护人员和维保人员,任谁做思想工作都不听。

  冯建堂和工友立即开始维修工作。检查管道,拆卸、安装重物……他们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护目镜上渐渐积满了水雾。

  最终,冯建堂和同事发现丢弃的饭盒等杂物堵塞了管道,他们立刻拿出工具进行疏通。工作完以后,冯建堂和同事的防护服里满身大汗,防护服外全是泥污,但他轻声细语地劝导病人,“伯伯祝您早日康复,以后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叫我们。”

  看到别人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努力,那名因为隔离和病痛情绪低落的患者渐渐平复,他缓缓坐起来,眼里泪光闪烁,给维保人员点了一个大大的赞。

  任务没完成,决不能撤退

  “老王,这根线换我接吧,你护目镜起雾太多了看不清,歇一会儿”。火神山医院温暖的病房内,正在进行电路维保修复的李成小心地爬上梯子。

  这是他和搭档进入“红区”工作的第4个小时,已经双臂酸痛的李成开始仰起头进行最后一处破损线路的拆除工作。由于颈椎无法长时间承受头部防护的重量,他只能每隔五六分钟就低头转动一下,脸部的热气使得护目镜起了一层薄雾,就在他再次仰头工作时,汗水突然流进了眼睛,一时间酸涩难忍,为了不引起病人的注意,只能使劲地低头眨眼,用眼泪冲淡汗水带来的不适。

  40分钟后,完成作业的李成和搭档离开病区,当他们互相搀扶着脱掉防护服时,衣衫已经湿透,脸上还有护目镜和口罩留下的勒痕,眼睛充满血丝。但是李成并无抱怨:“干活哪有不苦的,关键是该顶上去的时候就得顶上去。”

  火神山医院维保组水电工人刘涛,大年三十就奔赴火神山建设一线,在率先交付的一号病区,他只身一人进入“红区”,排查线路、疏通管道,至今已在病房维保一线坚守60多天。

  维保组负责整座医院的硬件运维,工作量很大,危险性也很大。“穿上厚重的防护服作业,全身上下不到两个小时就湿透了,护目镜都是雾水看不清东西,只能眯着眼睛排查线路、消除故障。”刘涛说,他们每天要在隔离病房待4个小时以上。

  除了运维,他们还要教患者使用电器、调试水温等。刘涛说:“当我一点点调试到最合适的水温,患者说谢谢的时候,我心里就很暖。”

  “愿疫情早日结束,愿患者早日康复,愿所有建设者和医护人员都能平安回家。”刘涛说,这是维保组队员们的共同心愿。

  1月30日,家在湖北却因工作原因留在广州的肖帅,驱车千余公里赶赴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,他表示,要尽己所能贡献一份力量,帮助家乡度过难关。

  2月8日,火神山医院首次大批量收治确诊患者,随之而来的是担子更重的维保任务。肖帅主动申请加入维保队伍,他说,“防疫堡垒已经建成,而维保工作就是提档升级,我一定要把所有设备、区域维护好、保养好,这是我的职责,也是使命。”

  2月4日,王学谦主动请战支援雷神山医院建设,驱车奔赴现场。“看到疫情如此严重,国家需要建设医院,作为一名中建三局总包人,我肯定要去出一分力”。

  雷神山医院对施工有着较高的要求,作为一名工长,他每天要对工区的方方面面进行核查,尽最大努力保障施工生产,几乎每天工作到半夜两三点多,早上六七点又奔赴现场,通宵达旦作业是他的常态。就这样连续日夜奋战十几天,在医院使用进入维保阶段后,他又主动申请加入维保队,没有一丝犹豫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陈凤莉 宁迪 通讯员 王腾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陈海峰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